浙江安吉县天荒坪镇政府强拆遭质疑

2021-11-28 12:42:24    来源:网络     点击:
64.9K
    安吉吉成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证件齐全遭强拆,损失千万谁负责?
编者按:浙江安吉吉成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来信投诉,安吉县天荒坪镇人民政府在该企业一切手续合法的情况下,强制拆除了他价值数千万的企业。企业诉讼到人民法院,法院确认被告安吉县天荒坪镇人民政府该部分行为行政行为违法。202178日,天荒坪镇人民政府做出行政赔偿决定,赔偿安吉吉成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各项损失共计226万元。公司认为,各项损失二千多万元,这一点钱怎么能解决问题?

图一,天荒坪镇人民政府。
看了公司的投诉,有几个问题要弄清楚:
一是:安吉吉成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各项手续合法证件齐全。损毁变卖程序该不该让企业知道?从公司反映的问题来看,法院的强拆文件没有给公司,而是给了房东,明知被拆的是企业,为什么不通知企业?
二是:天荒坪镇政府在当初企业办手续时和房东余村村书记潘文革一道出具了房屋合法证明,这个证明该承担什么法律责任?
三是:潘文革作为省大代表、村支书明知房屋是违建,而又出合法证明(没说违建)办手续,该负什么责任?
房租已交了150万元押金8万,房子拆了,企业房押租金该不该退?
尤其需要说明的是,余村村委在招商引资的时候,想方设法,好话说尽,优惠政策,精心服务,让企业相信这里就是投资的天堂。一旦遇到问题政府的热情哪里去了?连强拆的法律文件都不能交给企业?
企业的损失可以通过法律讨回,而政府招商顾前不问后,破坏了营商环境,失去了企业的信任,信用从哪里挽回?
请天荒坪镇人民政府三思。

图二,公司原貌。
为了创办清洁环保燃料企业,不惜卖了家中两套房子多处寻找厂房中,最后选定了安吉余村。这个两山理论的发源地,后来成为了全国生态环保的标杆。我也曾一度庆幸自己的眼光,被我选中了这样优美的地方。
 
2012年11月,我与时任安吉天荒坪镇余村村书记潘文革个人签订租房合同,合同协议期为10年。厂房租赁费是第一年15万,并按每年8%递增。因为潘书记的职务和光环,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会有什么事发生。
 
12月12日,余村村委会、安吉国土局天荒坪中心、天荒坪镇人们政府给我出具了一份厂房证明,上面清楚的写着:兹证明潘某某(我的房东)在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村有厂房一幢,面积600平方米,该房屋产权属于潘文革所有,情况属实。我12月20日,我拿到了安吉吉成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

图三,营业执照。
办企业必须要合规合法,并且在余村这样的地方,必须要做到各方面的谨慎和周全。所以2013年初,我便申请了环评报告,并于2015年1月取得排污许可证。
 
2013年到2017年这长达五年的时间里,我因土建、装修、调试设备、研发等种种原因,虽然投产了但一直没有完成量产,在建厂初期就已投入400余万元,后来陆续投入500多万,让我不得不售卖了湖州的两套房子。全部投入到余村这个项目上。
 
几十年省吃俭用的全部血汗钱,都投在了这家企业。我希望有一天,我的清洁环保燃料产品能让更多的企业节省成本,更能为中国环保事业做出我的贡献。
 
结束了将近长达2000个日日夜夜的痛苦煎熬,我正准备大干一番。2018年5月,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房东潘书记亲口跟我说政府将要对这里重新规划,接下来会面临拆除,让我有所准备。
 
这消息成了一个晴天霹雳,一下把我打懵了。这可是我倾其所有,投入了千万元才熬到的今天,一旦要拆,那意味着这些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了。在战战兢兢中,总算在恐惧中度过了这一年,而我也不敢扩大我的业务范围,因为我知道,如果企业没了,我终将不能面对所有信任我的客户朋友,对他们更是无法交代。等到将是一个什么结果呢?
 
到2019年9月4日,安吉县天荒坪镇人民政府的函发到我们公司,里面写道:安吉吉成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贵司承租了位于天荒坪镇余村工业区的房屋,因该房屋系违法建筑,依据法律法规的规定,我单位将于近期对该违法建筑进行拆除。鉴于贵司是该违法房屋的承租人,我单位通知贵司,要求贵司在2019915日之前腾空该违法建设的房屋,以便我单位对该房屋实施拆除。希贵司收到本函件后配合我单位的拆违工作,按照我单位要求在上述期限内腾空房屋。如贵司届时未腾空,我单位将采取断电、断水等相关措施,积极推进拆违工作顺利开展。
房屋是违法建筑?怎么可能?房屋证明 不是你镇政府出具的吗?难道你们当初都是骗我们的吗?
通过此公函,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现任安吉县委党校党委委员、原余村村党支部书记潘文革位于余村工业区的私人厂房是违法建筑。而2012年,余村村委会、国土资源局天荒坪镇中心所、天荒坪镇人民政府给我出具的让我去办理营业执照的那份厂房所有人证明,并没有说明是违法建筑。并且我甚至在想,如果是违法建筑,怎么可以让我们办理了营业执照呢?
 
带着种种疑惑,公司不禁叩问所有人:是谁在弄虚作假?谁在伪造公文?又是谁在视民众于草芥?如果第一份证明是假材料,那么当时的人必然在做偷鸡摸狗的事,而房东潘书记却是那个诈骗我财产的人。
 
2012到目前,公司已经交给房东潘书记150余万的租金。如果现在的公函是假材料,那么这些要打算强拆的人,更是罪孽滔天,他们的三服务就是以强拆为借口;他们所谓为人民谋福祉,就是建立在某种不可告人的意图之上。
 
这些年来我们公司坚持和研发,申请了七八项专利,被省科技厅认定为创新科技型企业,按理,在现在的时代背景下,镇政府应该全力支持像我这样的生态环保以及科技型企业才对。可是,他们不仅不扶持,还给予毁灭性的打击。
 
开始镇政府工作人员称,可给我公司30(17)多万元搬迁费要公司搬迁。公司无法在短短10天左右就完成整个拆迁任务,因为公司还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也无法完成所有注册手续包括排污许可证的申请,还有我投入的上千万元已让我山穷水尽了,另外,我的厂是极具流水自动标准化封闭化的工艺来完成的,很多主要设备必须要定制预设在地下,一旦拆除几乎相当于该生产线全部报废。
 
公司当时无路可走,接下来的事更让我心有余悸,甚至产生了绝望的念头。
 
2020110号前后,天荒坪镇人民政府一位王凌霄委员与我正式沟通,让我拟算企业搬迁后的损失,公司通过全面计算,如果搬迁异地重建相当目前数量规模的新厂最基本需要400多万元,还不包括搬迁过程近1年的过度停产损失及所需花费的大量精力和其他不可预见的风险,何况这个数字的组成是目前账面仅有的固定资产经过拆除后成残值到建等同规模新厂所需设备的价值差!我前面也提到过,定制的预埋设备一旦拆迁,将无法使用。
虽然后来政府将搬迁费提高到了75万的搬迁赔偿,但离我的损失差距太远,我没法接受这样的不公协议。我的企业各方面都是合规合法,也是符合国家环保企业的发展趋势,更何况现在的搬迁异地新建的工作是在我的计划外突发的【因为我的厂房租赁期还没到】,并不是我主观计划内的预算。而且我认为被村书记潘文革以及天荒坪镇政府玩弄了那么多年,说搬就搬也要讲客观事实,我们办实业岂能儿戏,这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体会!
领导人曾说过工作要建立在公开、公平、合情合理的基础和原则上,反对“一刀切”的官僚作风
2020年2月底,全国上下都在突发疫情之下,众志成城,做着温暖的事。我们公司也积极相应国家号召,尽可能的推迟复工。哪成想天荒坪镇政府安排十余人员无任何手续也无任何电话通知,既没有证件,也没有表明身份,未经同意,擅自强行翻墙进入我企业,然后从围墙内将门打开,借疫情之名,闯入生产车间。而我们唯一的一位值班人员向我报告说,看见他们事先两天悄悄对现场设备和库存厂房周边进行了拍摄和探讨,现在回想,我认为他们实质是对现场研究强拆方案。人民的干部成了人间的小丑,用这样卑鄙无耻的德行干出偷鸡摸狗的事,也是滑天下之大稽。

图四,拆迁现场。
35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196335日伟人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从此,35日是全国各地都开展向雷锋学习,为人民做好事。可谁想到这一天却成了天荒坪镇政府强行拆除我合法企业的痛心日子。
 
早上7点的时候,在天荒坪镇书记高发义的幕后指挥下,在拆除小组组长王凌霄、冷冰锋、朗国良等几十号人,开来铲车、叉车、货车等多部车辆,依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通知,再次翻墙强行闯入我企业。并安排了四个人将我企业一名值班人员抬了出去,把他控制在村委会办公室。随后即开展了破环性的强拆工作,将我们公司的行政办公生活设备包括财务资料生活细软一并打砸后做垃圾处理,对于机器设备和部分库存产品也同样打砸后移至废品场!
 
我清早听闻后,从湖州驾车前往安吉,到达时已是10点30分左右。厂区附近道路他们已经拉起了两道警戒线,由于第一道警戒线比较高,我车子就直接开了进去,但是到了第二道警戒线的时候,一批人涌了上来,组成人墙,拦住了我的去路。那时,我心中的愤慨和绝望以及抵触的情绪让我火冒三丈,不过我还是克制了自己,因为我知道一旦冲动,我不仅毁了我自己也会毁了很多个幸福家庭。
 
下车后,问他们第一个问题,你们凭什么拉警戒线?他们中有人回答说这是政府行为,在行政执法。第二个问题是,你们拉警戒线的依据或通知有没有?他们的回答是没有。第三个问题是,你们对我企业进行强拆的法律文书有没有?天荒坪镇王凌霄说没有,并补充说法院会给你解释。我担心我们值班工作人员安全和公私财物安全,要进入厂内查看,但被他们用力推了出来。
 
我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企业是在怎样的一个美好时代里被他们夷为平地的。在现场,我只能求助110,后来在派出所,镇政府王凌霄率他们的法律顾问以及安吉县人民法院人员我们进行了交谈。我继续问他们,你们的拆迁合法性在哪里?拆迁主体是谁?我们的私人物品怎么拿?他们回答说拆迁主体是天荒坪镇政府,边上法院工作人员理直气壮地说这是强拆,有手续,但不会给你,他们的解释是这次拆迁通知只给到房东就可以,如果要看,可直接找房东。
 
法律在他们面前就是那么强硬吗?一点理也不讲了吗?不给我们老百姓说一句话?你们程序不到位也不给说吗?
 
我的财物不是被他们乱扔了,就是被他们政府工作人员私自扣留了,还有一部分连同我的信心、我的梦想也一并被埋在了这个叫安吉余村的地方了。我望着这片废墟,我一阵心痛。这些人,成了这个人间最龌龊的流氓,在我不在之时,用这样的手段,把我们的我们公民受宪法和物权法保护的公私财物都抢走了。朗朗乾坤下:宪法何在?天理何在这次的暴力抢夺所造成的损失,我更无法作出精确的统计。
 
他们留给我的还有什么?是简单用布遮盖的千吨库存产品,这些产品有严格的保存要求,稍有受潮,会彻底报废,可能会引起环境污染,倘若真的污染了余村的地下水源,那么我到底又要被扣上怎样的罪名。而我也将要对我的长期合作供货客户们作出违约赔偿。可他们却没人管这些。
 

图五,公司财物被镇政府杂乱地堆放在外面
我和现任安吉县委党校党委委员的省人大代表潘文革的房租协议还未到期,至今都无法理解,他那个时候到底隐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何当初就不能对我明言这是违章建筑,让我如今蒙受了这样的严重伤害。而对天荒坪镇政府的违法行为,我们诉讼到人民法院,202148日经法院确定,天荒坪镇人民政府部分的行政行为违法。为此,天荒坪镇人民政府于202178日做出行政赔偿决定书,赔偿安吉吉成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各项损失共计226万元。可我的损失两千多万元,这个是杯水车薪啊!
 
在安吉余村艰苦创业的8年里,我已一无所有。我在我的父母、妻儿面前俨然就是一个罪人。这样残酷的现实,果然也印证了那句“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的道理。而我也更加深切的明白,像房东潘书记、指挥拆迁的镇党委王委员等这些头顶光环身份璀璨的人,原来并非就是好人。事后发现拆除地变成一片五彩水稻地?难道是上级领导的授意和溜须拍马?
 
现在,请广大的网友帮帮我,接下去,我的这条路该怎么走?我的遭遇也求大家帮忙支支招。同时,我真的很希望,纪检信访等部门能够设身处地的好好调查一下,给我一个希望。给我一个说法,还公民一个公道。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法律顾问| 广告加盟| 网站声明| 人员查询| 联系我们| 合作加盟|

地址: 中央广播电视总网星光影视制作基地 北京市大兴区新媒体大厦20号楼  邮编:10260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2856660

京ICP备12039657号-5号 网络视频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7062号 增值经营许可证:京B2一20212085号《三农融媒》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

东方融媒·三农融媒传播平台

版权所有:北京天地畅通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0-2018 DF-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